新闻资讯
欢迎在五加一培训网了解最新的管理资讯和雅道美学
名称描述内容
论插花者的美学修为(一)
来源: | 作者:laocai | 发布时间: 376天前 | 313 次浏览 | 分享到:

【摘要】

本文从六个方面来剖析隐含在《瓶史》中的最重要插花美学观,以更好地理解袁宏道的用心,用袁宏道的思想为今日中国花道的发展提供宝贵的精神源泉。《瓶史》中隐含的美学思想,既是袁宏道对前世插花审美情趣的概括与总结,又是对后世插花审美行为的引导与规范。学习和理解《瓶史》,相信可以提高人们的文化素养和审美品质,我们可以把纷繁的内容简化成一个《瓶史三字经》,用六句话三十六个把它记住。当然《瓶史三字经》不是《瓶史》的全部,它只是《瓶史》的重点和关键,是一些不可忽视、必须牢记的内容:去野外,积花癖;少更好,多留白;不对称,想出格;择器皿,求精益;配案几,稽古昔;通雅道,宜闲适。

图片

《瓶史》是一部描述插作瓶花的专著,涉及面较广,知识点众多,从花材的选择与品第,到造型的构思与布局,再到花器的适宜和甄别,及其座台的要求与优劣,以至赏花的环境与心境,字里行间始终饱含着浓烈的文学情调,现代人读《瓶史》往往一时难以完全吃透其精神实质,冷僻的用词与冷门的典故都会成为与作者产生共鸣的障碍。有鉴于此,我们可以从六个方面来剖析隐含在《瓶史》中的最重要插花美学观,以更好地理解袁宏道的用心,用袁宏道的思想为今日中国花道的发展提供宝贵的精神源泉。《瓶史》中隐含的美学思想,既是袁宏道对前世插花审美情趣的概括与总结,又是对后世插花审美行为的引导与规范。

【 去野外 积花癖 】

图片

明 郭诩 人物册页 上海博物馆

《瓶史·好事》是《瓶史》中的第十篇,虽然比较靠后,但与卷首的小引遥相呼应,都是从乐山水、积花癖、爱自然的角度着笔,这应该是学习花道的人首先要养成的爱好,只有真爱了,才有可能长期从事插花之事。整篇如下:

嵇康之锻也,武子之马也,陆羽之茶也,米颠之石也,倪云林之洁也,皆以癖而寄其磊块俊逸之气者也。余观世上语言无味、面目可憎之人,皆无癖之人耳。若真有所癖,将沉湎酣溺,性命死生以之,何暇及钱奴宦贾之事?古之负花癖者,闻人谈一异花,虽深谷峻岭,不惮蹶躄而从之,至于浓寒盛暑,皮肤皴鳞,污垢如泥,皆所不知。一花将萼,则移枕携襆,睡卧其下,以观花之由微至盛至落至于萎地而后去。或千株万本以穷其变,或单枝数房以极其趣,或嗅叶而知花之大小,或见根而辨色之红白,是之谓真爱花,是之谓真好事也。若夫石公之养花,聊以破闲居孤寂之苦,非真能好之也。夫使其真好之,已为桃花洞口人矣,尚复为人间尘土官哉?

图片

明 郭诩 人物册页 上海博物馆

在这段文字中,袁宏道实际上对插花人士提出了三方面的期许:一是人要有癖好,二是人要有执着,三是人要去野外,否则不能说自己是真正的爱花之士的。古人崇尚幽栖逸事,那些互相掩映而妙趣万端的花草枝叶,那些千姿万态而意味深长的瓶盆篮筒,都可以用来移情通感,以此来追求一种格调旷雅、境界寥廓的审美情趣。

对于人之癖好,袁宏道一连举了五个人的例子:魏晋时期竹林七贤之一的嵇康善于打铁,晋人王济擅长马术,唐代陆羽嗜好品茶,北宋米芾酷爱玩石,元代倪瓒性好洁净,他们都在自己的癖好之中寄托了宏大而独立的意志,并怀有闲逸而有才智的志趣。在袁宏道看来,这样的人就是插花者的榜样,因对一事癖好而深入钻研,生死不顾,那里还有时间去想什么升官发财的事情,同时他们也是最为可爱的人。他又反过来说,如果一个人没有什么癖好,基本上就是语言乏味、面目可憎之徒,全无情趣,是没有必要去结交的人。

对于要执着,袁宏道认为爱好一东西,就要克服一切困难,追求自己的所爱,插花者就要去找到自己喜爱的花材。袁宏道强调对山野花竹的嗜爱,认为自然之美才是最高的美,为了可以欣赏到野趣之美,找到那些奇异花木,哪怕是在深山峻岭,也要跋山涉水,克服重重困难前去寻觅;至于隆冬酷暑,皮肤皴裂,污垢如泥,全抛在了脑后。他还赞扬这样的嗜好是居之也安,厕踞之也无祸,这种文人幽事雅好,与世无争,行走于山水野外之间,是不会招来灾祸的,这也是袁宏道经历了种种官场波谲云诡后的肺腑之言。

对于去野外,这是袁宏道的一贯主张,他认为插花只是在不能去野外时的暂时与权宜之计,一旦有了机会,就要直接进入到山林野外去,或为寻觅花材而进入深山老林,或为探幽欣赏绝境而摘回几枝山林野枝奇花。插花之乐为乐之小者,欣赏自然山水才是乐之大者。为此,袁宏道也自嘲到,像他这样的养花插花,只是为了聊以排遣闲居孤寂的苦闷,其实还不是真正的爱花,否则早就应该成为桃源隐士,哪里还会在意做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官啊。

图片

明 郭诩 人物册页 上海博物馆

 在《瓶史·小引》中,袁宏道开卷已经提出:夫幽人韵士,摒绝声色,其嗜好不得不钟于山水花竹。夫山水花竹者,名之所不在,奔竞之所不至也。在他看来,天下的隐士和风雅之士,因为不喜欢沾染声色名分,所以只能钟情于山水花竹。反过来说,爱山水花竹者是纯审美的,不带功利的,因为山水花竹,没有名利之争,那些为名利而争的人是不会来争抢的。这些都是袁宏道寄情山水野外的性情所在,反映出他的独抒性灵美学主张。因此,通过去野外、积花癖这一点,可以为他达到这样的理想争取到无数的契机。

袁宏道自比是一位爱好山水之人,享受着栽花莳竹的快乐,他说:幸而身居隐见之间,世间可趋可争者既不到,余遂欲欹笠高岩,濯缨流水,又为卑官所绊,仅有载花莳竹一事,可以自乐。意思在说,他幸好处身于隐退与出仕之间,世上的奔波争夺之事不会影响到他,这样他就可以随时身披斗笠,斜依在高岩之下,用清清的溪水洗涤帽缨,尽管有时会被官职所羁绊,但栽花种竹这样的事,可以让他自乐。在《瓶史·花目》中,袁宏道又写:夫取花如取友,山林奇逸之士,族迷于鹿豕,身蔽于丰草,吾虽欲友之而不可得。获得好的花材如同结交好的朋友一样难,那么隐居山林、超凡脱俗的人,常出没于野兽之间,藏身于密草丛中,我想同他们结交而不可得。这是袁宏道最为向往的人群,但因无缘结交,只能退而求其次,去认识一些居住在都城里才德超卓的人。

图片

明 郭诩 人物册页 上海博物馆

日本花道家吉田泰巳在《花道的美学》一书中认为:在插花艺术圈内有 用脚插花的说法。虽然这是老生常谈了,但并不是意味着就像猴子那样用脚去插花,而是说在插花创作的时候,技术固然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身体力行地去寻觅具有魅力的花枝。这就是 用脚插花这句话背后的意义。吉田泰巳看来,中国的茶圣陆羽对日本的美产生了重要影响,陆羽对茶的研究完全是工夫在茶外,在插花艺术界也就意味着对花材花枝的选择尤为重要。陆羽的这种 重视素材的思想已深深扎根于日本,并被应用到了日本优秀的传统文化之中。

吉田泰巳还指出: 我们不是要追求以一己之力去创作独一无二、自我满足的作品,而是尽量依循自然形成的素材,去  寻觅  筛选  采购优良的东西,并且最大限度地发挥其本色,顺应自然的力量,从而创造出优美的艺术作品。在末生流冈派家元冈隆甫所著《花道》中也提出了花作始于足下的思想,宏道流第一代家元望月义想则常以膳瓶贮时花,插换之无无倦,人或谓之 花癖这些都被看作与《瓶史》所倡导的乐山水、去野外、积花癖的观点是一致的。


图片

摄影| 乔丹


图片

文章转载自《中国花道禅花门第二届论文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