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欢迎在五加一培训网了解最新的管理资讯和雅道美学
名称描述内容
【花道】张宇辉再学宏道流感想
来源: | 作者:5+1 | 发布时间: 65天前 | 75 次浏览 | 分享到:

   宏道流格花中国班第2期于2024年2月26日至3月1日在苏州新梅华艺术收藏馆成功举办,部分学员在学习期间写下了自己的感悟与心得,《禅艺会》将陆续分享给读者,敬请关注。

图片

作者在听课中(左二)

第一天(2月26日

自宏道流格花上海一期结束后,这是我第二次来上宏道流课程,见到老师们和熟悉的面孔分外亲近,家元依旧儒雅气质,上村老师还是和蔼耐心,又多了很多新面孔同学,这次五天的行程又会有什么收获呢?这次地点选在苏州,江南灵秀之地,移步异景,在上课和餐厅的周围果然有小池、有红梅、有白墙灰瓦,真是一场美学盛宴。

纯道老师带我们重温了宏道流的历史和传承脉络的考证,整整八代传承,言语间透着对袁宏道先生的崇尚,对文人插花的执着。每听一次都会被感动,也为自己能成为第一届宏道流的学员而感到荣幸。

这次和上次课程有一个很大的区别,让我很是期待的一课,就是第二天会去苏州的梅林和樱花林中去采枝。插花要用脚去插花,走到户外选择哪枝(择枝),看枝子是怎么长得(审枝),选合适自己做花需要的(选枝),尽量让花枝减少痛苦(剪枝)。

老师说要控制自己的欲望,不要看到什么都伸手。我也很认同。插花是修行,这不就是其中一门功课吗?修行,野外看到很多梅花这也想要那也想要,如果都要采下来,用不了就会很浪费,而且对于梅花是一种痛苦。不要因为你的泛滥无控制的欲望而使别人痛苦增加。满足需求就很可以了,如果能够采几枝,就应心怀感恩和万分欢喜,珍而惜之,对于梅花来讲,凭什么要为此多余的欲望买单呢?万物皆无别,待人方式不应因为贵贱而有区别,对待其他事物,比如对花儿也应如此,首先就是尊重和珍惜。

宏道流不用任何钉子和铁丝来固定花材,因为要尊重花材,老师说要多去接触和抚摸花材,通过触摸枝条,感受花材的特性,第一步是了解,只有了解才能插出不同花的性格。插桃花应该像桃花,插梅花就应该有梅花的样子,各有各的品格才行。

图片

作者在听课中(左二)

今天用的花材是桃花,我第一想到的是,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诶嘿,为啥桃花会联想到宜其室呢?是因为花开明亮鲜艳又温柔吗?是因为花开漂亮还能结甜美多汁的果实吗?阳光能晒到的方向会发红,阴阳朝向明显,而且桃枝柔软,且有韧性,弹性佳,甚至弯到一定点后会有肉眼可见的回弹,虽柔软但有韧性,虽可弯但不可断,我猜这大概是宜室家的奥义吧!

在插花时,家元走过来问我,回去有没有在家练习,我点头回答说有的!家元赞许点点头,说很期待你的作品!我看到眼神中的期许,隐隐有些压力,但是更多的是欣喜。

时刻提醒自己,齐整的基本理念,要有留白,同一个作品中只放两三种花材,注意要有高低疏密,如画苑布置,如果相等相似,就没有情趣。就像花展中,不会有相同的花器,相同花材的相同造型。我一下就想到了花展,就像大型群像刻画,红楼梦中每个女子脾性各有不同,所以各有千秋,各美其美。

宏道流还有一个特点,可以不插鲜花,与其一定要有花,不如插出枝叶的精神!

我今天做插花时,在家元和上村老师指导下插了七枝,本来还有些自得,但是在给作品拍照时,一下就发现很多问题和有待提高的空间。整体来看腰部太直,第一枝太长导致比例失衡,枝子太直,虽直通但无趣味。大概形和方向有了,二三枝没有曲度的线条终归是差些意趣情趣,这是以后几天要努力的方向。这才第一天,接下来几天要好好努力呀,期待明天!!

图片

作者在听课中(右一)

第二天(2月27日

今天上午要插做山茶花,因着昨天的情况,老师们决定改变一下教学方式,今天每人领到三枝后,要选取一枝,请家元和上村老师帮助选取哪个是一枝,A点和B点在哪里?增加了审枝的学习。翻译张宁老师说,在日本的花艺课堂,要求口传心授,老师是不会直接讲要点的,不会讲给你听,更多的可能是让学生在看老师做的过程中观察模仿,这个难度一下就提高了很多。感觉自己能有家元和上村老师的教授真是倍感幸运,所以一定要好好学习和努力!

山茶花这个花材很丰富,非常有特点,有花朵有叶片,有弯曲有直,就产生了高低疏密的选择问题,自由度高,丰富性好,又是区别于昨天桃花只有花苞和枝条的困难挑战。

还有一点特别重要,山茶花的花朵量大且艳丽,视觉分量比较重。所以比例和轻重的平衡就尤其重要,上轻下重,上疏下繁,在胴内位置上的“隐花”就尤其重要。

第一步选好一枝后,看到一枝的腰线以下曲度明显需要调整,我决定挑战一下,做好腰部以下调整。直枝制作曲线,自然是困难的,需要心境平和心怀感恩,慢慢地折枝。 弯木本植物需要力气,但过大又会折断,这就考验手上的功夫了。

我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摒弃周围杂音,把心念融入枝中,一手压住开始弯枝。在小心中慢慢调整,全神贯注与心手合一,感受枝条状态,好像可以看到枝条里纤维的状态。一边弯,同时一点一点、一个力一个力的力度和角度调整。忘却空间和周围人,沉浸其中专心弯枝。弯好后才发现自己竟出了薄汗,插花果然是体力活!不过看到比拇指粗的枝条变了形状,从硬直到曲度,真是成就感满满啊!

今天午饭后最让人期待的出行开始了,第一站是去石公山祭拜袁宏道师祖。袁宏道,号石公,又曾在苏州任职当官,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重要时刻。传承八代的宏道流,时空交错中,搭上了线。站在秀丽的石公山上,太湖旁,我不禁想起书里曾说袁宏道先生十分喜爱游山玩水,在他任职期间是否也曾来此山中与友人一起看太湖?泛游于太湖之上,品尝鲜美的太湖鱼虾?仪式中朝向袁宏道先生画像鞠躬,庄严又肃穆,从此尊袁宏道祖师的插花流派在这里生了根。

图片

作者(右一)与王艳红在采剪花枝中(右一)

接下来就是我最期待的采枝环节,少时读书,经常读到梅林,却从没见过,偶然见到五六株梅花就觉得很是欢喜了。当真站在江南梅林中,看各色梅花一野,看春寒樱漫山。半开的,全开的,各种形态。山野的风吹拂,站在香雪海里花树前,它再也不是插花上课中材料,她是钟灵毓秀土地中生长出来的最美好的花儿啊!每根枝条,每朵花儿都充满生命力,仅仅站在那里就令人欣喜,尤其两者都是先开花后长叶,因而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枝条走向的力量。那么有生命的张力,向天空,沿着大地,向无尽,生长生长再生长。每个树是遵循自然法则,因阳光和枝条位置,或者枝条交错形成的不同姿态,有阴有阳,有强壮有纤细。

站在那里感慨和欣赏,差点忘记最重要的任务是剪枝。那应该怎么选择枝条呢?插花对枝条选择是有要求的,首先要考虑自己需要什么样子的枝条?我想我需要的是直的,有半开有花苞的,最好枝条愿意和我打招呼的。为了看得清楚,就围绕着树转圈一遍,一边不同角度的走,还要想象插花的姿态,太烧脑了,根本顾不得脚下,就这么深一脚浅一脚,注意力全在枝条上。采枝时充满欢声笑语,宛如小朋友去春游。能够采到合心意的枝条,就让人心满意足啦!采完枝条这一天的课程就结束啦!特别感谢开车的夏程虹姐姐,以及同行的小伙伴,让这趟采枝变得更加难忘!

那就期待明天用自己选的枝条插花吧!

图片

作者(右一)与自己的习作合影

第三天(2月28日

江南有梅园,世界很有名。今天插作梅花,之前就听说两位老师都是插梅花的高手。尤其是家元的梅花别具一格,今天终于能见到啦!上村老师则是插作腊梅的高手,充满期待!年过七十的上村老师甚至特地打着粉色领带,特别可爱。我发现醉心于插花的人都会变得越来越柔软,纯粹的美好。

前一天翻译张宁老师说过,家元每次插花都会穿西装或者和服,不管是外出做表演,还是在自己空间里。只要是插花一定要穿正装,这是对植物的尊重,也是对插花的态度,更是人前人后表里如一,慎独的修行。宏道流属于文人插花,文人气息尤其浓郁。表里如一是一种对插花的赤诚态度,也是对自己的要求,内心敬佩之心油然而生。

家元说,昨天大家都去野外采花,希望大家有机会能多去野外剪花儿,因为站在室内使用准备好的花材,跟自己剪回来的花材,情感是不一样的。经历审枝,选材,不忍心又下定决心,会更加熟悉和有情感。选择和使用最少的花材,也是一个练心的过程。

在这次梅花的插作中,分外感受到。插作不同花儿,要有这种花儿的特点和情态,如桃花的烂漫和天真,如樱花的繁茂,如梅花的力量。各有姿态,各美其美。

今天学了气条与中流。在杪茂体中,气条是没有叶和花的枝条,就像少年一样拥有锐气,在作品里能够增加两只气枝,就像后辈一样后继有人,有了不同的气势。

中流则是百转千回的弯枝,像水流一样的曲线很有风情。宏道流的枝条中有弯度,但绝大部分枝条偏直,中流则是其中特例。家元说,中流一般都是单独加上去的,最理想的是一枝自带中流的枝条,但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枝条,太难寻觅了。如果有这样的枝条插出一个美妙的作品,那就没有什么遗憾了,希望大家也有这样的追求。我暗暗也点了点头,吾将终身上下而求索。

这次梅花品种偏直,宏道流偏爱粗枝有弯度的梅花,就算是枝条不够长,只要粗一点也没关系。梅花要插出力量感,而且梅花这种植物即使受伤仍然能够坚强长大,梅有梅的样子。

我选的是偏粉白一些的梅花,冷香更甚。我从小爱梅花,从幼儿园还不认字的时候就会背那首“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梅枝没有扭曲,直上生长过斜直出。我在插梅花时,很想表现梅花的气韵。把杂枝去掉,整体花朵尽量保留,在长度上就尤其留有余地。在弯曲度时,避开枝条的花朵很是难题。插完后请家元帮忙指点,家元一下就看到我的二枝过于长,说可能需要调整一下,看了一会儿又很谨慎地问我,是不是为了和一枝进行相称,因为一枝很长的花就需要二枝长度来稳定和平衡。我点头说是这样的,家元说竖起大拇指表扬说,那如果是这样考虑的话就是可以的,第一支的气势很好。我得到表扬后很愉悦,再一次体会到宏道流中可以根据插花者的想法,枝条的状态来调整比例,不追求完全严格的“正确”。这是对插花者意识的尊重,也是对不同枝条状态的珍惜和爱护,我越来越感受到宏道流的魅力了。

出于不舍,为了收集梅花散落的花儿,我提前准备了单独可以放花的花兜。等插作完梅枝,因移动枝条散落和多余枝条上的梅花花朵,都可以捡起来摘进我的花兜里,加起来竟有小半口袋,一直到睡前小兜儿里梅香香如故,夹带有几分早春寒意和清冷幽香。

大概是梅花太香了,以至于入了我的梦,梦里江南烟雨蒙蒙细雨中,朦胧中见梅枝遒劲有力,暗香疏影,忽而雨变成了雪,“开时似雪。谢时似雪。花中奇绝。香非在蕊,香非在萼,骨中香彻”,梦中梅香透骨。

图片

望月义瑄家元在给作者(右一)签名中

第四天(2月29日

今天插作五针松和雪柳,上次课程对五针松的记忆依旧,栩栩如生,五针松虽坚韧而脆,和梅花的折而不断完全不同。这次学习了新的花材处理方法,打木楔子。这种方法可以使得花材弯的幅度更高。要根据枝条的弯度和粗度,寻找同样的枝条,做个楔子,然后在枝条上割一个一字,把楔子嵌入到枝条内。

随着每天触摸枝条,对枝条的感觉也愈发敏锐,眼耳身意全心在枝条上时,可以感受到内里的纤维和状态,手上的力道亦是如此,是一个力又一个力的积攒。就像在测试承受能力,趋近于极限,但不使之崩溃。

五针松是这些天我插的比较满意的作品,放到摄影间拍照时,还和同学又讨论了松针的保留和拍照方法。这个学习氛围让我感慨,太难得了。在这期间,每一个同学都是一心向花,互相分享心得和体会。

我听到有同学请教家元枝材的疏密时,应该留哪枝,除了重要的主干,家元会给出建议,剩下的家元会说,都是可以的,你可以自己决定。自己决定这就要根据每个插花者的意识,也就是审美来自由决定了。这是对插花者的尊重,让我再次联想到了宏道流对自由的崇尚。宏道流不具体规定长度、角度、比例,甚至除了三大主枝之外要插哪几枝都是可以根据具体的状态由插花者自由决定的。我认为插花的美妙在于天地人的融合,天气气候阳光雨露风霜的恩泽,大地土壤水流的滋养,遇到人根据审美心情状态等来修剪创造插花的作品,正是这些自由产生不同的美。就像这两天单独提到的,不要整齐的对称,不要固定的相似,如果是那样,那可太无趣了吧!

雪柳半木半草,花又小有种朦胧的美感,所以插雪柳不要突出线条,要插出那种不清晰的感觉。学员们都跃跃欲试,唯美又熟悉。可是没想到雪柳枝条又容易折断,茎还细。我也毫不例外折断了许多枝,真是让人怀念桃枝啊!雪柳和樱花这次都没有很好完成让自己满意的作品,回去以后要好好补回来!时间过得太快太快了。期待明天的花儿!

图片

作者习作

第五天(3月1日

今天主要插做鸢尾花和桔梗这两种草本花,先插紫色的鸢尾花儿,了解花才能插出这种花材的特性。欧洲人认为鸢尾花象征光明与自由,在国内更偏重期待与想念。讲解了草本植物插花顺序和规则后,我才理解花和叶都很重要,甚至叶材可以单独出现。

鸢尾花剪过了根部后,会花开得很快,在插前还是半开的花苞,在抚摸和揉花枝的过程中,竟然能到盛开的程度。我好像理解了它的花语,如果期待与想念有形状和样子,大概就是鸢尾花的样子吧,颜色浓郁而迫不及待。

鸢尾花的花很引人注目,颜色艳丽,但是一件好的草本作品除了花儿,叶子疏密也很重要。同样的花材,但是因为角度、弧度和疏密的不同而差别万千。练习途中,听到上村老师呼唤,快过来啊,看这枝鸢尾多美啊!原来是在修改作品时,遇到特别姿态的花枝,上村老师一边欣赏一边高兴到赞叹不已!对于插花带来的这份纯粹美好的喜悦,一直能享受其中,是多么幸运而幸福的事情啊!

如果说鸢尾花的难度在花和叶的位置,以及疏密,桔梗的难度就在于脆弱纤细的枝条和固定的难度。我调整好桔梗的长度和弯度后,最后一枝一直固定不好,反复尝试后我也有些急躁,周围人因为脆弱而叹息,我请教上村老师应该怎么固定。

上村老师重新改变了枝条的角度和缝隙,但是连续两次都还是东倒西歪,摇摇晃晃,需要重新来插过,原来的枝条因为重新插的原因还有折断的情况。如果是我,我肯定要很气馁。上村老师好像也有一点影响,但是他没有放任,反而哼起了日语小调,悠扬的歌声,年长者的音调使得故事感更强烈,仿佛拉着我到另外一个风和日丽而悠闲的地方。一下境随心转,都没有了急躁,悠然而自得,耐心地重新开始。哈哈哈,我好像又学到一招武功秘籍诶!

五天的时间一晃而过,这趟奇妙的插花之旅就要结束了。来到江南的苏州,住在苏式人文酒店里,教室窗外是园林布景,一起去石公山和梅园里采枝,有家元亲授和陪伴三位家元资深经历的上村老师心口相传,有特别投缘的室友王艳红姐姐,有认真学习互相鼓励和分享的同期学员,中午品尝太湖和苏州本地的特色食物,工作人员特别贴心的帮助和打理花材。五天的时间特别纯粹,每次下课都迟迟不愿离开,以后想来也会是特别的记忆。尽管心里充满感恩和不舍,如果能够继续学下去多好,还没有待够还没有学够,但是送君千里,终有一别。

对我来说,很享受终日努力学习,沉浸在宏道流里的状态,今后一定也将继续努力研修宏道流,与花为伴,借花修心,以花入道。

大家再见,山水有相逢,后会亦有期!

图片

作者与望月义瑄家元和上村义尚先生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