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欢迎在五加一培训网了解最新的管理资讯和雅道美学
标题摘要内容
全职妈妈重返职场,简直是最底层的社畜……
来源: | 作者:5plus137 | 发布时间: 152天前 | 146 次浏览 | 分享到:

据相关统计,全球女性劳动参与率是48.5%;

而在中国,女性劳动参与率已超过70%,居全球第一。

其中,25到55岁的中国女性参与率甚至高达90%。

也就是说,在25至55岁间,每10名中国女性就有9名在工作。

 

这个参与率,在全球范围内都堪称一骑绝尘。

而这个年龄段的女性中,我们不难推测,已婚已育的占了大部分,很多都是职场妈妈。

智联招聘发布的《2021年职场妈妈生存状况调查报告》显示,职场妈妈平均月薪为8534元/月,职场爸爸平均月薪为12477元/月,职场妈妈比职场爸爸平均月薪低了31.6%

 

这两组数据呈现出婚育家庭中男女双方经济落差的情况。

除了薪资的差异,工作体验差异同样显著。

如同被访者在报告里的留言:

“职场妈妈不仅薪资低,在职场还会遭受不公平对待与歧视”。

 
职场妈妈是最底层的社畜,比起其他职场人士,压在她们身上的除了工作,还有孩子、家庭、妻子身份、父母赡养、婆媳关系等等N座大山。”
做了全职妈妈后想重返职场太难了,(一些)面试官只要知道你当过全职妈妈,连简历都不看,直接淘汰。”

 
这些留言,实在扎心!

女演员姚晨在《星空演讲》中说了自己的经历:

怀孕生子不仅给她增加了一份责任,还增加了一堆脂肪,使曼妙的身材走了形。

等她调整好自己的状态重回职场时,却发现明明自己到了一个演员最成熟的状态,但市场上适合她这个年龄段演员的戏却越来越少了。

在家庭责任和重回职场遇到的尴尬中,姚晨也不禁坦言:

“事业和家庭是无法兼顾的。”

社会节奏越来越快,连手握资源的顶流女明星,都会因为“生孩子”而失去自主选择权,何况是万千普通女性呢?

 

我身边很多朋友,在有了孩子以后,都慢慢退出了职场,选择做全职妈妈。

大多情况,这不是她们主动的选择,而是无奈之举。

当身边没有他人可以分担生活的重担,她们只能牺牲自己的事业,成为孩子的主要依靠。

当然,随着时间推移,孩子上入学后,不少全职妈妈开始考虑重返职场。

只是,“重返”二字,谈何容易!

在经历了三年、五年,甚至十年的带娃生涯,重新回到工作岗位时,许多女性的内心或多或少都会感到自卑、焦虑,往往带着旁人不知晓的小心翼翼,因为她们深感跟社会脱轨太久,稍有不慎就会被淘汰,难再翻身。

我和几位曾全职带娃,后又重返职场的女性聊了聊,发现她们比普通人更为谨慎,她们的故事,是职场妈妈的写照。

01
肖雪 35岁 广告公司总监
重返职场,玩命的努力工作
宝宝2岁的时候,我离开家庭回到职场,在广告公司工作。广告作为最为忙碌的行业之一,工作赶着工作,我却不敢出任何纰漏。

 

一次,我已经躺到床上准备睡觉,突然想起还有一个客户的消息好像没有回,吓得我猛地坐起来,找到手机,快速稳妥地回复完才安心,当时已是凌晨3点。

公司团队里的小姑娘都是90、95后,她们大多不愿意加班,但我心甘情愿。因为我知道在年龄上自己不占优势,只能加倍努力。

办公桌的一角贴满了便利贴,那是我忙碌时来不及记录,随手写下的提醒自己的语句。

为了不遗漏任何一条消息,我开始在电脑桌面的背景上,事无巨细地写下一天要完成的事情,文档切换的当口看一眼,尽最大可能消灭遗漏概率。

印象中最深的是2018年临近过年,我们全家去海南旅游。旅行回来后我得了重感冒,高烧到40度。

第二天公司有个很重要的会议,我依然带病参加,一直到会议结束后我才背着电脑去看医生,拿了药在医院打点滴。

之所以在工作中那么拼命,就是为了能在职场站稳脚跟。生了小孩后再次回到职场,特别怕自己被职场淘汰。

我深刻明白这个道理,到了我这个年纪,又有小孩,如果被公司辞退,就很难再找到合适的工作了。



02
小雨 32岁 行政助理
为了兼顾家庭与事业,被迫放弃财务工作
在做全职妈妈之前,我有6年的财务工作经验,在一家集团公司担任财务主管。

 

可当我晋升财务主管不久后,我怀孕了。

孕期反应很大,一直吐,加上工作需要经常加班,我自觉无法胜任,就辞职待产。

直到今年孩子上了幼儿园,我才重新返回职场;

但当全职妈妈那几年的履历空白,还是抽空了我履职的自信。

复出后第一份工作是朋友介绍的,是一家公司的财务,收入跟之前相比只有三分之一。

真正回到职场后,我时常感到焦虑、自卑,一些其他人不甚在意的细节,很容易在我内心中形成巨浪。

财务工作每年的业务规则都会有些微变化,重返职场后,我时常在遇到新状况时,会请教身边的同事。

头一两次,对方会很耐心教导我,但次数多了,同事就会流露出不耐烦的情绪,甚至不想理我了。

察觉到他们可能把我当成一个麻烦,我隐隐觉得抱歉,也觉得自己是个麻烦。

一次办理交税业务时,原本计税的依据应该按不含税价计算,我一时记错,按含税价计算后出了结果。因为发现错误后及时修正,没有造成严重后果。

本想着这个不大不小的失误可以过去,但合作公司的财务同事还是“吐槽”我一句:“你到底是不是学财务的?”

听他这么一说,我非常难堪,那一刻,6年的工作经历不是底气,反而让我因资历深而错误低级,加重自责。

我给老公打电话,他安慰我:没关系,慢慢来。

我还是非常难过,这份工作是朋友介绍的,如果我做不好,非常怕给朋友带去困扰和难处。

经过慎重的考虑,我提出辞职,离开了这家公司。

离职回家调整一个月后,我重新开始找工作。

为了更好地平衡家庭与事业,我给自己设置了求职的硬性条件,只考虑周末双休、通勤时间不超过40分钟的工作。

这样一来,求职范围就无形中变得非常狭窄;花了四五个月时间,收到的面试邀约寥寥无几,实在找不到财务方面合适的工作。

最后,我只好放弃原本的专业,应聘到一家小公司担任行政助理。

这份工作薪资不高,但离家非常近。好在,工作中我凭借自己不断努力,获得了单位领导和同事的认可,在公司有了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

 

03
小玲 36岁  前台接待
重返职场,离开手心向上的生活
 

我的一个朋友小玲,因为一胎生下大女儿,重男轻女的婆婆不帮忙带娃,自己只能辞职。

大女儿上幼儿园大班时,国家开放二胎,她想给女儿生个玩伴,于是生下了二胎。

她一个人带俩娃,一带就是十年。

带孩子的辛苦,远比生孩子来得更加猛烈。

一个人带孩子,吃不上饭睡不好觉都不算什么。

遇到孩子头疼脑热的,一个人背着大包小包,上医院挂号、排队、还要安抚孩子哭闹的情绪。

吃了一堆药,可孩子还不见好,那种无力感,大概只有当妈的人才能感同身受。

最可怕的是,两个孩子同时生病,左手抱一个,右手牵一个上医院的场景,成了小玲带娃生涯里最深刻的记忆。



因为全职带娃,小玲没有收入。

虽然丈夫从来没在花钱这事儿上说过什么,但她还是小心翼翼地花每一分钱,更不敢轻易给自己花钱。

 

手心向上的生活,不是她想要的。

终于,熬到两个孩子都上学了。当了十年全职妈妈的她,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决定重新踏入社会,找一份工作。

在各大招聘求职网站投递了无数份简历,全部石沉大海。

最后还是亲戚帮忙,安排在一家公司做前台接待。

上班第一天,她生疏地画了个妆,看着镜中熟悉又陌生的人,她哭了。

因为整整十年,她都没有这么认真捯饬过自己了。

小玲告诉我,尽管她还没有完全适应新工作,但她对自己充满信心。

因为没有什么工作比当全职妈妈更难!

 

04

总结

前不久离婚的佟丽娅,就曾在节目里说,她每次演出、拍戏,都一定会把孩子带在身边。

她自豪地表示,自己没有耽误工作,也给了孩子很多陪伴。

工作带娃两不误,听起来很美好,现实中却很难实现。

明星能请得起专业保姆,工作的环境也相对弹性开放;

但对于职场妈妈来说,拿起工作陪不了孩子,放下工作养不起孩子,才是最真实的写照。

我特别理解这些妈妈的心情,因为我也是一名职场妈妈。

职场妈妈如此庞大的一个群体,却一直以来都是职场中活得最艰难,最容易被忽视的一个群体。

她们既拼不过年轻人的精力,又没有男性的优势;

许多重返职场的妈妈们,在求职过程中经历了无数的冷眼与歧视。

希望有一天,当全职妈妈重返职场的时候,面试官们能多一些理解与尊重。

大家需放下“和社会脱节”“黄脸婆”“只会带孩子”的滤镜,看到全职妈妈身上的优势与闪光点,一起营造一个礼遇、公平的就职环境。

来 源 | 环球人力资源智库